ccva9042 发表于 2021-2-8 08:58:14

卖花

卖花
暖暖的阳光照射在海滩上。风儿轻轻吹来海的味道。一望无际的大海,碧蓝碧蓝的天空,在不远处交织在一起。天即是海,海也是天。天海相融宽阔无边。
大海,我们来了,我们来看你了! 我双手合拢聚在嘴边高声的喊道。
我终于看到海,听到大海的声音了! 欧阳梅子兴高采烈的说, 杨洋,有空时我们带凤凰山的孩子们来看海,我想他们高兴地肯定三天三夜睡不着。
海滩上人们越聚越多,他们三俩成群的钻进海中游泳嬉戏。
梅子,我们也去游泳吧? 我扒掉身上的衣服,只穿件游裤。
欧阳梅子摇摇头。 我不去。
下去吗?来到海边不去拥抱大海,那岂不白来一趟。再说给你买的泳衣怎么也的展示一下。让我瞧瞧! 我见欧阳梅子停在沙滩没有下海,转回身过来拉她。
穿成那样,多难为情。你看这么些人,我也不好意思。 欧阳梅子小声的嘀咕。
没什么,别人不会注意你的,看大家玩得多开心。快点,人多就不好了。
不行,我难为情! 欧阳梅子一直向后退缩。
拍亲吻时,你不也觉得难为情吗?啥事迈出第一步就好了。以后我们还会来海滩,你打算就这样一直傻傻的站着不成。要是不下海游几圈,那咱的泳衣白买了。再说,你的身体我哪里没看见。
臭杨洋 坏杨洋 欧阳梅子挥手向我打来。我急忙闪身, 没打着。 我边跑边嬉皮笑脸的说。
杨洋,你真是越来越坏。
我就是坏,就是坏,我要一辈子对你坏。一辈子对你一个人坏! 我一下在停下脚步,欧阳梅子正和我撞了满怀。我猛地抱住她,开心得在海滩上旋转起来。转累了,我们跌倒在海滩上。俩人并排的躺在沙滩上。海水慢慢涌上来。
梅子,大海在邀请我们呢。有我在没意外。咱们下海。 我们手牵手走向大海。
大海,你作证,我爱欧阳梅子,我发誓不会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,吃一丝一毫的苦,我要让她一辈子。
梅子,你爱我吗?
爱! 欧阳梅子真诚的回答。
爱我有多深?
比这大海还深阔!
爱我有多长?
比你爱我多一天,杨洋,我们老的时候我希望比你多活一天,那样你就永远不会觉得孤单和,不会和痛苦。
梅子,你真好!认识你是我上辈子休来的福,爸爸给我买几百万的跑车,我没感到高兴;父母给我几千万的资产我也没觉出高兴,可你的一句话真的让我心动,让我知足幸福。得此贤妻夫君何求!
我们在大海的怀抱疯玩了一上午,海里承载了我们的欢歌笑语。实话说,只要和欧阳梅子在一起,别管在海边,在绿树林,还是在凤凰山破旧的民居,简陋的校舍,我都无比的幸福和知足。正如欧阳梅子所说,他在乎的不是我家里有几亿家产,有几辆跑车,即使我开拖拉机或是只是个赶毛驴车的乡下野小子,他照样会爱我。因为他爱的是我这个个人。有我陪在身边她就会无比的满足。
我们在海滩边的凉亭下要了两杯冰茶。
一个手拿玫瑰花的小男孩走进了我们的视线。他走到我邻桌的一位小伙在面前推销起自己的玫瑰花。
我说了,不买不买的,一个小屁孩磨叽磨叽的,烦人不烦人,滚 小伙子显然很生气把小男孩递过得花扔到了地上。 滚 再不滚,我把花全给你扯乱,信不信? 欧阳梅子走过去,弯下腰捡起地山的那朵红玫瑰递给赶来的的小男孩。
姐姐,买一只玫瑰花吧!不贵只要一元钱。 小男孩满头是汗,不知是着急还是天热的。
欧阳梅子掏出自己的手帕轻轻地给小男孩擦去头上的汗水。我又要了杯冰茶端给小男孩。
哥哥,你也买只花吧? 小男孩没有接我的冰茶,眼巴巴的盯着我。
孩子,你这么小,为什么要出来没玫瑰花呢?不上学了吗? 欧阳梅子蹲下身关切的问道。
姐姐,俺是山里的孩子 小男孩抽泣起来, 十天前,俺们老师晕倒在讲台上,后来送到了这里的大医院,花了很多的钱,医院还说不够。俺们没有钱了,同学们才出来卖花,这些都是山里的野玫瑰,花期开的长还特别的香。姐姐,你就买一支吧?
好,小弟弟别着急,姐姐买一只。 欧阳梅子接过了玫瑰花。
小弟弟,哥哥有个小小的请求,能不能把你的这些玫瑰花全部卖给我。 我挨欧阳梅子身旁蹲下来。
你真的全要吗? 小男孩怀疑的盯着我。
是的,哥哥我全部要了。 我使劲的点点头。
这是二十五只玫瑰,哥哥,你给二十元钱吧! 小男孩刚刚乌云密布的脸上顿时晴朗开来。
这是一百元钱,拿去给老师看病吧。
谢谢大哥哥,谢谢大姐姐。 小男孩千恩万谢的离开了。送人玫瑰手留余香,做好事就是爽,就是不一样。
老婆大人,送给你。 我把玫瑰举到欧阳梅子的面前。
杨洋,你是个好人,好人定有好报。 欧阳梅子情深意重的说。
是呀,因为我是好人,上苍才把你派到我身旁当我老婆,说好了我们一辈子不离不弃。一辈子恩恩爱爱。
一辈子不离不弃,一辈子恩恩爱爱。杨洋咱去看看那位山里的老师吧。怪可怜的! 欧阳梅子说。
好,听你的,我们去看看那位老师。 我们追上那个小男孩。让他带着我们进了医院。
走进医院的病房,他们的老师躺在病床上,戴着呼吸机,旁边桌子上的心电监测机不时地发出滴滴的声响。
罗老师,这是我卖花的一百一十元钱。 小男孩快步的走到旁边坐着的一位中年女教师面前,把钱交给她。
硕硕,咋这么些钱。 罗老师站起身盯着小硕硕问。
钱是这位哥哥姐姐给的,罗老师快去把钱给交了好给张老师买药,我们不想张老师有事。 小硕硕几乎哀求的去推他们的罗老师。
谢谢 谢谢 罗老师走过来和我俩握手。 当老师不易,当个山里的老师更难。整天和粉笔灰打交道,起早贪黑,呕心沥血,几十年兢兢业业把张老师的身体累垮了。为了山里的孩子,张老师这病一拖再拖,最后倒在了讲台上
罗老师拿张椅子让我们坐下,接着道, 这医院不是穷人来的地方。才几天大家集资的钱就花完了。医院催得紧,孩子们没办法,才想去卖玫瑰花。只是杯水车薪,但可也是孩子们的一片孝心,张老师没白疼他们。
欧阳梅子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给了罗老师。我也毫不犹豫的把钱全给了他们。
这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要你么的钱。 罗老师急忙推辞。
罗老师,你就收下吧,钱不多,可总比没有的强。再说我们也是山里的老师。了解山里老师的苦。 欧阳梅子又把钱送回给罗老师。
谢谢 谢谢 罗老师连声的道谢。
罗老师,我们帮你去卖玫瑰花吧? 欧阳梅子看见罗老师身边花篓里盛得玫瑰花走过去恳求
罗老师。
你们想去卖花? 罗老师看看欧阳梅子又瞅瞅我。
是呀,多个人多份力量。对不对杨洋? 欧阳梅子向我使眼色。
对,我们当老师之前可学过营销的。这卖东西可是拿手的很。 我撒谎都没脸红。为了欧阳梅子我啥都豁出去了。别说撒谎要我小命我也不眨下眼。
我和欧阳梅子拿了几十支鲜玫瑰花,走到了大街上。
卖花 卖花 漂亮的野玫瑰花期长还特香。 欧阳梅子手拿玫瑰高声叫卖着。林城的街头,川流不息的人们似乎没有谁愿意停下脚步。在钢筋水泥浇灌的建筑里,他们的心也变得冰冷。别人的事与我何干?逮不着狐狸弄一身的骚,得不偿失。有这样心理的城里人虽然不是全部,但也不是少数。但愿我们人与人之间少一些猜疑,多一些信任。那时到我们的社会会越来越好。
好半天,我和欧阳梅子没卖出一朵玫瑰花。欧阳梅子擦擦额头的汗。她没有气馁,又走向一位中年妇女, 大姨,你要玫瑰花吗?
玫瑰花,白给谁不要,要--要。 中年妇女开心的去接欧阳梅子手中的玫瑰花。
大姨,不白给,一元一支。这么漂亮的玫瑰花只卖一元钱。
一块钱不是钱呀?玫瑰花又不能吃不能喝的,一块钱,一块钱我能买一袋咸盐,全家吃小半年,一块钱难倒英雄汉。我以为白给能。要钱 我没有,有也不买。 中年妇女嘟嘟囔囔的走了。
我看着欧阳梅子着急,心也备受煎熬。 梅子,你先卖着,我去趟厕所。 离开欧阳梅子的视线,我拿出拨通了谭晓彤的电话。
喂,哥们,干啥呢?
还能干啥?睡觉呢。 谭晓彤磨磨蹭蹭的讲到。
大白天,睡那门子的觉。昨晚又没干正事。
我哪有你有福气,晚上有美女作伴,现在人家正在失恋,孤家寡人一个,还不许我做梦娶媳妇呀!
别贫嘴了,帮我一个忙,多带些钱来。
给你带钱,我没听错吧!一个千万家产的阔少爷开口求穷人借钱。你脑子出了问题还是我耳朵出了毛病。 谭晓彤兴奋地问。
都不是,我的钱捐了,梅子正在卖花。反正电话里一时半会也讲不明白。来了你就知道了。十分钟立马到。不然兄弟没得做。
好你个见色忘义的杨洋。十分钟你让我飞过去呀?
不到十分钟谭晓彤来到了我面前。气喘吁吁的讲, 出租费50 你的报销。
报销,你看看我老婆卖了半天也卖出几支玫瑰花,再卖不出去,她会伤心的。 我担心的说, 你帮帮她!
你让我去帮她卖玫瑰花? 谭晓彤一眼不眨的盯着我。
不是去卖,是把她的玫瑰全买下来。 我解释说。
看你急糊涂了吧,恋爱的人们智商就是低,去买玫瑰,你老婆可认识我,到时不露馅了。
对对,梅子想通过自己的劳动给老师筹集钱,可是除了你谭晓彤我又没有第二个朋友,这忙你想办法?办好了我请你吃大餐!
吃大餐,你不早说,不就是几朵玫瑰花吗,小KS.
他转身拦住一位红头发的时髦小伙, 哥们,好帅气,要玫瑰花吗?
神经 小伙子白了他一眼, 变态
奶奶个球,冲一头红毛也不是个好鸟。爷爷就是变态,找也找杨洋这样的,你算哪根葱。 谭晓彤冲红毛身后吐了一口痰。接着她又拦下一位大姐。
大姐大姐,帮个忙,帮个忙。
什么事? 妇女停下脚步问谭晓彤。
看到前面那个卖花的女孩了吗? 谭晓彤把欧阳梅子指给妇女看。
看到了,女孩挺漂亮的。 妇女 点点头。
你把她的玫瑰花全部买下来好吗?求你了。 谭晓彤双手合十,连声哀求。
我有病呀,没事买什么玫瑰花,再说我岁数一大把,早不玩小年轻的浪漫。 女人摇头拒绝。
大姐是这样,我出钱,你去买,花还给你。
你有病呀?自己有手有脚的不会自己去买。
不是,大姐,那是我老婆,昨天吵了一架,她正在气头上,死活不肯回家。
为钱还是为了女人吵架? 女人倒是多事,不停的追问谭晓彤。
姐姐,你饶了我吧。求你帮帮忙。
我明白明白,你小子肯定在外边沾花惹草,风流快活。气的老婆不肯花你的钱,才出来卖花。多俊的姑娘你小子不知珍惜。以我阅人无数的眼,一瞧你就是个花心大萝卜。这样下去早早晚晚你们的吹。 说完女人拿钱走了。
我忍不住笑出声。 别说,那女人看得真准你就是个花心大萝卜!
死杨洋,再笑,再笑我把钱要回来。我看你哭!
哥们!谢了,赶明在凤凰山我给你介绍个好女孩。
好,在凤凰山给我找个像欧阳梅子一样的就行。 谭晓彤坐上出租走了。
杨洋,刚才一位大姐把花都买走了。世上还是好人多,走咱们回医院。 欧阳梅子兴奋地走过来搀着我的臂膀小鸟依人般的讲。
当我们快步走到医院进入病房时。那里的床位已经空了。
这里的人呢? 欧阳梅子着急的问在整理床铺的护士。
走了。 护士回答。
走了,去哪了?这么快。 欧阳梅子有些不信继续问道。
你俩刚刚离开,那老师就去世了。 护士站起身说道。
去世了?' 我们异口同声的说。护士点点头, 他们村里把尸体和孩子们都接走了。罗老师说把这篓玫瑰花送给你们。
我们不要了,你送给医院的病人吧。 欧阳梅子说。
杨洋,我看你还是回城里吧,别在凤凰山教书了。我好怕好怕! 欧阳梅子依偎在我的怀里哭泣的讲。
随机推荐: 让利网 淘宝商城优惠券 网上购物优惠网站 礼品券 淘宝京东商城
相关的主题文章: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卖花